動物園的歷史
動物園的歷史、現在與未來

當年動物園的設立原是為教育而設,如今的宗旨和使命,卻是要負起如何拯救絕種動物的重新繁殖與野放的責任。

文/劉其偉 圖片提供人台北市立動物園

動物園的背景

前人類在狩獵採擷回到洞穴的庇護所,喜歡用燧石和礦土在洞壁上刻畫一些獵物和狩獵情景,它雖然是屬於一種巫術信仰,以祈求神明協助狩獵成功,但也可以視為人類最初對動物的尊重與殺戮後的慰靈。

人類豢養動物,其歷史可以追溯至紀元前4500年,其時波斯 、埃及人已知捕來野犬(wild dog)、獵豹(cheetah)和土狼(hyenas)加以訓練來狩獵。

在西方,16世紀時期NeIuchadnezzer在巴 比倫就創辦了一個野生動物園,同一時期希臘和羅馬也設立了動物園,可是他們所畜養的野生動物不是用做展示,而是用來做人獸的血鬥比賽。在古時,即使北非、印度和中國也都有動物園,目的雖然不是用做血鬥,但其用意也不過止於誇耀統治者自身的權勢與財富而已。

又如中美洲的Maya,瑪雅的文明源自Aztec人 ,這一族人很早時期就在Tenoehtitlan(今墨西哥市)創辦了動物園,其中的動物大都用做舉行宗教儀式「血祭」之用,瑪雅人的「人祭」,據稱就是循Aztec人的血祭而來的。

迨至17世紀末葉,歐洲才開始有若干近世代動物園的設立。1752年維也納和澳洲首先有新式的動物園同時開幕。西班牙的Madrid動物園開創於1775年,法國的巴黎動物園創辦於1793年。英國的Oxfordshire動物園雖然是在亨利一世時所創,可是在1828才加以改善,勉強可稱之較具科學化的管理。德國的Berlin動物園創辦於較晚的1844年,故其設備最為近代,是世界研究動物行為最先進的一個園區。

動物園的宗旨

1940年代中期,動物學者才注意到原野因過度開發與海水污染,致使野生動物與海洋生物日漸消失。沒有一個動物學家確認地球上到底有多少物種,雖然每年都有新物種發現.可是也有不少物種尚未發現,就被人類摧殘而消失。人類要知自己僅是地球上的一份子,應該與各種生物和諧相處。此等知識,都是有賴動物園給我們教育。

另一方面,近世動物園中,在國外有些則專門展覽某些特定類群,如靈長類、熊貓、大型貓科動物、熱帶雨林鳥類等。海洋無脊椎動物、魚類和海洋哺乳動物,則在水族館展出。

動物園的宗旨,最初只是研究動物,19世紀開始,動物園著重研究分類學、比較解剖學和病理學,且研究範圍已日益廣泛,分工亦甚微。有若干學會成立了專門研究所,例如美國費城動物園比較病理學實驗室、紐約動物學會資助的動物行為研究所和熱帶研究站、美國《國家地理》雜誌資助生態錄影等。此外許多動物園都會出版定期刊物,內容從科普到專業高度技術性的文章皆有。

英國自1830年以來,就出版了」種《動物學》雜誌,迄今已有150多年的歷史,仍末間斷。

美國的黃石國家公園(Yellowstone National Park),當是世界第二個由政府設立的野生動物與自然資源的保護區,它成立於1872年,距今已130年,園區約有321,000平方公里,面積比新墨西哥還要大。繼之1927年則有國際自然和自然資源保育的聯合組織(IUCN),鼓勵其他開發中的國家,諸如非洲、印度、東南亞、以及南美洲等地,先後設立國家公園。

我們台灣動物園的設立,也有百年歷史,日治時期園址設在圓山,原為日人大江氏私人產業,1914年日本政府收購擴建為官營。光復後重新整修,由於園址面積僅6公頃。台北市府為因應現代動物園發展趨勢,歷經10數年規畫,於1986年由圓山遷至木柵,面積廣達165公頃,開啟台灣與國際自然保育聯盟(IUCN)合作,分擔部分重建野生動物族群與保育教育的責任。

有些國家政府為公園系統(National Park System)提供充分的預算,嚴格執行規章制度,但有些國家並未如此。大多數國家公園都有內在矛盾,即往往要靠觀光來促進業務,同時也要保護動物不受騷擾和盜獵,如是才能解決問題。無疑地,國家公園雖有許多困難和矛盾,但也有不少的正面效果,讓未來的動物園參考和改善。

自從1967年Carson發表了她的《SilentSpring》(寂靜的春天)以來,我們今日才開始了解生態的摧殘,已達至無可救藥的地步。故此近世許多動物園成立了某些瀕臨滅絕的野生動物繁殖中心。根據WWF的報告,目前由於工業的污染,每日可能有 千種的物種因毒害而消失。從17世紀初葉開始,200年來數百種鳥類以及許多大小型哺乳動物早已消殞無蹤。現在許多瀕危動物大都因為欠缺生存環境而消失,或因盜獵而死亡。要知今日盜獵是屬於國際性,其組織較之販毒的組織還大,猖獗的程度當可想見。

故此,當年動物園的設立原是為教育而設,如今的宗旨和使命,卻是要負起如何拯救絕種動物的重新繁殖與野放的責任。因此,動物園如果增加展示動物,勢必會給動物帶來損害。所以從生態保育的觀點來說,動物園應鼓勵自己繁殖動物。

近10數年情況已好轉,例如1969年,倫敦動物園的哺乳動物中,就有60%是自己繁殖的。動物園一般不應採集瀕危動物,除非牠們確實在動物園現有的「開放環境」的條件下可以自行繁殖。營養和寧靜條件關係動物的健康和交配機率,所以動物園不應設立遊樂場,因為動物是最忌噪音的。

未來動物園的規畫與我們的道德德觀

將來動物園規畫,首先要周密考慮的,無疑是我們在道德上的問題;如何讓園中動物在生理上或心理上,兩者兼顧,讓牠們既健康又快活地活下去。芝加哥水族館長Lonsdale曾經在《Zoo Life》雜誌裡呼籲:「因人口的膨脹,大家都知道原野的動物已失去生存空間。在今天,自然歷史博物館、動物園、生態保育組織,他們應該有責任為這些動物說話了,無論如何,我們最急切的,就是要討回公道……。」

可是,問題是在:「怎麼辦?」我們這群保育人員,在這種政治和經濟的環境下,誰能說服大眾使他們反應?有時也有人會問:「道德是什麼?」一如今日人們一窩風熱衷於「基因工程」,他們一定同樣地反問:「道德是什麼?」

未來動物園規畫之成敗,因素的考量不在於智慧,而是在於社會道德觀念,是否樂於和保育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