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其偉水彩畫展集體評介
時人評述

劉其偉水彩畫展集體評介

我們今天正碰巧看到劉其偉君水彩畫展,因有同感而集體的寫下了這篇評介。劉君為一新進青年作家,以另一姿態在本市西門南亞沙龍展出其處女作三十五點,自十四日起一連四天,公開給大眾參觀,我們覺得他的作風,有值得介紹之必要,並願給劉君提供一點意見。

本來繪畫不論男女老少什麼人,也可以拿起筆來寫的,只要他(她)對藝術感到興趣,或賦有藝術天才,那就不一定要進藝術學校或求師承襲的,劉君卻是在近兩年來自習自研的一位新青年。從他的畫中便看到其人,是富于熱情,率直,明朗,親切的南方人,令人易于和他接近的。故其畫用筆較粗大而活潑,色彩明快,有熱力感,個性的表現很強,不失為南方人勇于獨創精神本色。

卅五號「牛尾掌」是素描工力比較堅實的一幅,如果為了鍛鍊技巧,平時多作此等技法的嘗試,未嘗不可,但如果為了表現水彩畫的特色,似以少畫為宜,卅四號「別墅」的構圖很新穎,而設色清新,線條活潑,是多數作品中較完整的一幅,廿九號「盛會」一幅,是描寫著散發傳單和群眾雜沓的一個複雜畫面,設色明快輕朗,表現當時的氣氛十分充足,廿七號「山麓石屋」運筆流暢,具有中國畫風。廿三號「藝術家群」,是以線條為主的速寫風的水彩人物畫,這幅能夠省略了畫面上無用的東西,而把握著重點的速寫出來,是作者人物畫中,最優秀的的一點。廿二號「初露」則有色彩表現的實在感。十七號「孔子廟」B、調于的統一從作者用色的純淨上表現得恰當。十一號「朝霧」水份充足,而以輕描淡寫的寫出,尤能表現水彩畫的特長,四號「牧野」的三匹馬中,近的兩匹馬畫得很結實而有圓味,遠的一匹馬,若顏色較淡些,則更會顯得距離之遠,然天空高闊,則無懈可擊,惜草地不夠實質感,陰影的描寫,亦不著重實際。但大體的說,這是一幅構圖完整,表現充份而富有抒情詩意的佳作。以上所述,為劉君出品中,較優秀的幾幅,作者如果能根據這幾幅的作風深研下去,那麼,未來的成就,當比今日的更大。

因為一個成名的畫家,固然有闊步藝壇作為社會人士崇拜的對象的愉快和滿足,但有時也會早熟一成名過早而演成藝術上的大悲劇的,就是這成熟過早,作風有了一個定型的時候,他將無法擺脫這個定型,復為這定型所束縛之致,今天劉其偉君的特異點,便是他的作風還沒有定型,毋寧說他還在嘗試中,而這種嘗試又是他未來藝術的成功或失敗的重要關鍵,非得慎重的試鍊不可的。

無疑的,學術應有其淵源,繪畫應追尋正統。然而,從那裡可尋求出它的淵源和正統呢,水彩畫也是洋畫之一種,自然是要多看書本,多看名作或印刷品,我們想貢獻劉君的意見,也就是這一點,必須經常找正統的作品看,不可看那些外國的通俗雜誌和畫報裡面的與正統繪畫無關的東西,這是最重要的,此外,水彩畫在技法上原有和國畫接近之處,我們固然不反對在水彩畫中加入若干國畫的趣味,不過,這就要看作者怎樣處理了。


何鐵華、陳慧坤、李仲生、郎靜山

「劉其偉水彩畫展」請柬 1951

(原刊40,4,17《臺灣新生報》第4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