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 航海探險家庫克船長(Capt Cook)

1768年乘370噸三桅縱帆式帆船「奮進號」首航探險南太平洋,他是一位最早發現土著畫身的人。最後他死於土著的殺害,死後被追贈殊榮,勳章上面刻著:「世上無他不敢做的事」。畫像係繪於1776年。

002 庫克船長早年所繪的海圖。

他是一位測量技師,把廣闊海洋的數百個好似棋盤上棋子的小島嶼,修正了海圖上位置的錯誤。庫克的一行學者,除了對南太平洋地理位置作了重要而精確的判斷外,對波里尼西亞和澳洲人種也做了很多觀察和研究。

003

征田野工作,能使人刺激而興奮,甚至忘記了自己的年齡。陰森的雨林和冷峻的沼澤,雖然對你似乎有敵意,只要你能謹慎地忍耐下來,她卻會帶給你無比的驚奇與歡欣。1992年於Speik 河。

004

遠征田野工作,依地理環境不同,有時需腳伕和譯員、嚮導多達十九人。右起第三人為譯員,第四持竿為筆者,第五為總嚮導,左起第一人為錄影劉寧生。Tari高地途中,1992年。

005

Serik河是紐幾內亞最大的一條河流,全長一干一百多公里。在世界二次大戰前,從沒有人完成她上游的航行。這條擁有無數支流的河流,自古就被層層神秘黑色的雨林覆蓋著。直至今天,地圖上還沒法空測它的小支流。

006

十九世紀中葉Burke R,Gray,C,首次橫貫澳洲內陸。由於缺糧和疾病,Burke喪生途中。這是一幅非常感人的圖畫,表現旅行者壯烈犧牲的精神。

007

UpperSepik沼澤地帶,它是水鳥和鱷魚的天堂。獨木舟上最前一人寫筆者,後兩人為總嚮導和譯員。

008

我們從柏布亞首都Moresby先乘飛機到Wewak,然後接洽六人乘小型包機轉Timbunke,這是前人開拓進駐Sepik探撠艉@的通道和營地,Timbunke是一個荒涼的村落,只有一個小型飛機的升降機坪,此外別無店鋪可資補給。

009

人類為了爭奪食物、土地和配偶,生存經驗告訴了他必須屠殺對方,祇有殺死對方,才是糾紛最有效的結束,故此世代砍殺,血染大地。在文化史中,不少的事例也在教訓人類,必須要有一副適於嗜殺的心情,才能保證自己的生存。圖示伊班長屋中頭骨,由屠殺而慰靈,由慰靈而產生信仰,再由信仰而轉化為良心、慈悲與愛。

010

貪婪、屠殺、犯罪都是人類的一種基因,這原是祖先遺存給後代的血液。人類學家認為人類學上最黑暗的一頁就是原始的屠殺,殊不知文明的殺戮更甚於原始。

011

Tari高地的族人典型住屋,為pit-dwelling形式。無窗戶,頂上開一排煙口。屋而一人坐在地上,因年戰爭雙目失明,現其弟照顧。族人少有時間與數字觀念。問他為何戰爭?而他只知道戰爭而戰爭,只知死亡人數兩方相等,戰爭才停止。

012

柏布亞高地以至西北印尼屬lrian jaya高地,都是這種窩形的建築,入口都很低,勢必躬身才能出入,屬pit-dwelling式,內部地面較屋外低30公分左右。無隔間,中間掘地作火爐,四週為起居空間。

013

Tari高地Hago村的Huli族女,她們穿著亞答纖維草裙,它是紐幾內亞最普遍的傳統服飾。族人們喜歡用礦土繪臉(Paint face),深信塗臉可以和精靈溝通。

014

學習文化人類學,乃與學習科學相似,最初從了解各種學科的原理,然後逐步再涉及各種專門學科,繼之再依據觀察、經驗與研究,把範圍縮小。

015 人類學主要分野

人類學主要分野圖

016

「人類的研究」是依人類各種性質的不同,而研究分野的範圍非常廣泛。上述所有學問,在方法上有直接和間接兩方面。在人類學的立場,乃包括科學的學問,由於科學的進步,從而日漸趨於專業的分化,或使之抽象化來代表某種特殊人類上的學問。例如在經濟學中,乃以經濟人(homo-economic)底人間像來探討經濟的基本法則。也有專就人類對經濟的利害和效果,來探索人類的行為,及人類特有的性格。此外,如政治學中有政治人,法律學中有法律人等等的抽象人間底意象,作為有效的專門研究。

017

尼亞洞自從被發現了出土遺物以後,一夜之間成為舉世矚目之地。從該洞發掘出來的文物,不但豐富了東南亞的古文化,同時也把婆羅洲的歷史推遠溯源到四萬年前。圖示洞裡的遺物有陶甕、「死者之舟」的船棺、玻璃珠和遺骨。

018

殖民的毒化──美國小說家Melville,H.氏認為基督教在殖民地傳道是毒化行為。他譴責歐洲人強迫原住民販依基督,破壞了大洋洲文化習俗與平衡。白種文明人果真能淨化他們的思想嗎?圖示Tarba島一群天真小孩,正在接受一個奉信基督族人的傳道。

019

紐幾內亞Sepik人上游是地球上繁衍蚊蚋最嚴重的區域,也是旅行最容易感染瘡疾的恐怖地區。患者的病徵是發生高燒,體溫高達一百零三度,甚至死亡。

020

SePik上游沼澤──Speik河上游支流都是一片遼闊的沼澤,棲息著無數的水鳥、兩棲類和豐富的西米野生林,生活在這片樂園裡的人類,首先向大自然學習的,就是如何忍受蚊納的折磨才能生存。

021

傳說Tatau島上傳道士入侵時,禁止族人舉行傳統儀式,長者們不忍將雕像燒毀,暗地藏在島上的一個洞穴中,我們按圖探尋遺址,只見洞內一堆白骨,此外並無所得。

022

Kukukuk族為昔日嗜吃人肉的族群,嗜吃同類並不限於紐幾內亞,古代諸如愛爾蘭、西班牙lberia人、丹麥人、西藏人都是吃同類的。紐幾內亞族人吃人肉不是品嚐而是宗教信仰,深信吃了死者的肉,可以得到他的智慧。

023

熱帶的低地雨林,依地區和植物類型的不同,並非密不通風,勢必要用山刀開路才能行走。圖示Belaga上游的二次雨林,林中卻有寬闊的空間讓你隨意穿越。在雨林中工作,最使人困擾的就是火蟻(fire ants)的囓咬,讓你停止進食或過宿。(1981)

024

白蟻的蟻巢雖然是由腐土和牠分泌出來的黏液混合築成,可是它機械的耐力,比之我們的鋼筋水泥還堅固。白蟻在都市中是一種害蟲,但在叢林中卻是益蟲,因為牠分化腐葉而為植物的養分。故此原始叢林,在外表看來好像充滿危險和不安,但是人們一旦在叢林住久了,它仍然會吸引你再度返回它的懷抱。

025

在幽暗的雨林中-,除山蛀、毒蛇而外,還有好幾種螞蟻,其中最利害的,是一種火蟻,雖然體軀不太大,但牠們經常成千成百的以迅速的行動,擁集在你身上,只要你停下來休息一會兒,你就是牠們的目標,由於牠們以「蟻海」戰術的侵襲,使你脫去衣服也來不及逃避。

026

婆羅洲叢林中的嗽子也許是世界上最大的,昔通有八英吋長,最大的可達一英呎一英吋。造物主造了許多蝶蛻、蠍子和螞蟻,牠們對大自然都負有重大的使命和嚴肅的任務,絕非無故亂造出來的。

027

汗蜂的蜂窩,築於樹幹之上,離地約二三英呎左右。這種汗蜂,土著們叫牠做「甜蜂」,牠們經常喜歡吃你肌肉上的汗水,我們有時耳朵、鼻子、眼睛、嘴巴都遭到牠們的光顧,也許我們的排洩,是食鹽最好的來源。

028

犀鳥是伊班族的神聖戰鳥,伊班的犀鳥祭亦即獵頭祭,它是一個為期五天的大慶典。幾世紀前中國商人以琉璃珠和鐵器換取這些犀鳥頭盔做雕刻材料,現已被禁止,傳說用頭盔製成的湯匙可用來驗毒,或使含高度酒精的烈酒沸騰。

029

沼澤叢林是鱷魚和水鳥最後的庇護所,即使在晝間也可以看到大似雨傘的蝙蝠飛翔其間,蔚為奇觀。族人叫蝙蝠做「飛狐」(Flying Fox)。

030

婆羅洲長屋大都為杆欄式,一般屋長居於正中,其他族人依照輩份高低,分別向左右兩邊伸展,直至環境不容增建,或人口過份稠密時,才擇地另建新屋。建築新屋由巫師占卜決定地點,伐木儀式更是熱鬧非凡。

031

Sepik河沿岸村落典型的干欄式建築,此類建築大致可以使用七、八年,之後則需要拆除重建。族人以西米為主食,為典型西米文化族之一。

032

這不是婆羅洲的野豬而是家豬。養豬養菇是東南亞諸族共同文化之一,伊班族人養豬是放牧的,故婆羅洲的家豬和我們所養的豬不同,一如人類不向權勢低頭,很有獨立性,性情頗兇猛,身上沒有肥肉,使人對牠不得不尊敬。婆羅洲品種的豬鼻子很長,和野豬的長相很相像,可以用以犁土,也用以攻擊人類,自己在山野尋食,刷刷之聲,聞於十碼之外。此照是用長鏡拍攝的,看牠的樣子對我並不友善。

033

西米野生林──每一棵的西米棕的生長需時十五至二十年才能有澱粉的收成,族人們當一個地區耗盡以後,便可以遷村到別的一處野生林。左為獵捕野豬陷阱。

034

婆羅湖各族群武器只有吹槍(blow gun)沒有弓箭,樂器也只有鳴鑼而無擊鼓,是他們特殊文化之一。吹管是一根經由精密的硬木鑽孔而成,吹針的針頭塗有劇毒(毒蛇的毒液與有毒植物),一隻野豬若被針擊中,跑不到二百碼的距離,便會因毒發朴地而死。

035

昔南人在密林中用葵葉搭成的房子(Sulap),看起來雖然簡陋,但我們在叢林旅程中,一旦找到這種房子的一角過宿,比在都市中住五星觀光酒店,感受上還要舒適得多。昔南族人原是雨林的游居民族,在周圍的野果採完時,每隔兩、三月就把這座草寮放棄,重新覓地重建一次。

036

普南族人是不定居的叢林民族,也是婆羅洲最善於生存在密林的族群之一。他們的膚色蒼白,也許是少有接觸陽光之故。身材矮小、害羞,為當年有lban族人獵取人頭的對象。由於普南人善於應有叢林,故當年伐林、搬運木材大都要依靠他們做運輸工作。

037

筆者在貝拉加F游登陸與所乘長舟(1981)。

038

伊班族在聚落入口處立警告標誌(1981)。

039

伊班族人在田間所築的工房,小屋土蓋樹板瓦(1981)。

040

在進入部落的路旁立樹幹兩根、木偶兩個作為驅除惡靈的守衛神(1981)。

041

地上一堆Gorana木材 ,是Abelam族人備作taba-taba聖柱之用,聖柱是象徵族人力量,女性不可觸摸。Sepik上游,右為筆者,左為錄影劉寧生,中為總嚮導Alace。

042

一般原始社會中的雕刻,精刻師是由一位巫師在旁指導,這位巫師是被眾人尊崇的人,也是部落中的權威,他有時只在泥地上用指畫出圖形,讓雕刻者依照他的手搞來製作。既往雕刻工作是不准外人窺看的,否則會瀆神靈。

043

人類的慈悲、服從與純真不是天賦,而是由祖先崇拜而產生了良心和道德。族人社會就是依賴此一信仰,維持社會秩序與種族的繁榮。圖示Huli族的祖先葬窟。Tari,High Land, papua。

044

柏布亞高地族人的風葬──文明社會的喪事,可以用錢買一個道士替代哭喪。可是原始社會裡一個風葬屍架,都是由子孫親手搭造的。因是倫理與道德的效用,顯然也依社會不同,而有不同的解釋。

045

由於人類對死亡的恐懼,因此寄望於神靈和胡先來保護他,因是產生了對死者有厚葬之風。紐幾內亞依族群不同,有火葬.風葬、土葬及燻葬等等,這些形形色色的葬儀,無非為安撫死者,不要回來找麻煩。圖示Huli的風葬,需半年以上始化為白骨。

046

人類社會中的所謂母權,並不是偶然產生的。圖示一個加央族的小女孩,八、九歲就開始看管小弟弟和幫忙母親工作,她年紀雖小,但已奠定了在家庭中的重要性。到她長大以後,又由於她來分配食物,由於她是男人所追求,由於她還有種種的原因,女性在家庭中,地位就自然地提升起來了。

047

昔日婆羅洲各族群的女性,大都有戴笨重黃銅的耳環,以及在手臂上刺墨,它是象徵著社會上的上流階級和地位。近十年來,這種傳統風習已日趨式微。除了在腕上戴著蛇螺手鍋外,頸上所帶的胸垂卻是文明社會的產物。可是女性的頭髮,外人不可隨意觸摸,這是今天仍在遵行的禁忌。

048

Malagan是用以表彰死者生前的事蹟,每一氏族有他獨有的祖先傳說,malagan是依據故事來表現,其中有蛇、蝦、蟹和鯊等許多不同生物來表現。圖示Newlreland雕木,高度和大小不等,通常為三至五英呎。

049

柏布亞全島各地的族群都有精靈屋。既往Seik地區的精靈屋都非常華麗,建築。此類建築全部由木柱及亞答亞葉拼湊而成,有些高達五十公尺,而無一不常,八年則已倒塌,據稱如果重建一座,依人力多少需時約數年。圖示屬於較近代的一座,依人力多少需時約數年。

050

Huli族人今日過著一個逍遙自在的日子,他們從養髮開始以迄一頂假髮的完成,大致要耗六年的時間才完成。族人視假髮為高貴的象徵,在他們文化裡,彷彿所有生活的內涵,都是為了對生命的珍惜與人格的高貴而活著的。

051

Huli族人在2,000呎高山上種植各種草藥,其中有用以取食鹽份,也有用以治病。例如Kayunba和Niki加溫煮水可治外傷及內傷,Pacopi, Papiya,Kikipayana,以及lpipu是用以殺人後,將葉子放在竹筒內加熱飲用,可以避邪。

052

紐幾內亞典型的面具造形,「吐舌」昔見世界各地。吐舌意為「神力」,此一文化並非產生自交流,而是文化獨立發生後,因進化所形成的巧合結果。Yenamask, yanisai, Kwoma area,東Sepik河。

053

Huli族人準備舉行豐收祭的「Sing-Sing」儀禮。祭典在原始社會中對成人是社交,對下一代卻是教育。他們深信舉行次數愈多,而種族也愈繁榮。

054

祭典的畫身──(paintbody)是一種近似美麗與崇高的象徵表現,同時也是族人認為接近精靈,代表著力量。圖示Telefomin族人的祭典盛裝。

055

Kukukuku族人的燻屍儀式──圖示燻屍前驅逐惡靈的儀式,妻子盤坐在遺體旁,用Kibi葉子趕逐蒼蠅,屍臭彌漫著整個空間,她並不以為意。他們的喪事有長達一年之久。

056

婆羅洲答族引向二婦女睹田善於編籃,和編織草席和帽子,她們都是藝術家,不論是帽子或籐籃,一千個籃子和一千頂帽之中,你將會發現到從來沒有一個圖案是相同的。筆者一直懷疑,藝術的才華,似乎與民族、地域有牽連,而與時代及文明無關。

057

婆羅洲木雕藝術以加央族的墓柱為最出色,墓柱又稱魂柱,以為紀念酋長或高層階級的豐功偉績。此等墓葬,昔日普見於貝拉加流域,魂柱雖然是用一種ironwood非常堅實的木材雕成,但由於經年風雨侵蝕,能留存於今日者,實為數不多。同時此等墓葬多立於雨林之中,因樹木稠密,故要拍攝照片,非常困難。魂柱有獨木的單柱和雙柱兩種,高自三十二英呎至十數英呎不等,柱上所刻文樣,族人仍稱其為犬文,中部及柱頂所刻神祇,名稱及含義不明。

058

既如上述,美底行動的「結果」透過靜止的形式來表現,是謂「靜止的藝術」;美底行動的「過程」即以活動來表現其自體美,是謂「行動的藝術」。

059

精靈像──精靈守護神立雕和其他許多雕刻,都是在會所裡完成的,雕像高者達三公尺不等。右為筆者。Ambunbrillage,Upper Sepik。

060

紐幾內亞以分佈於Sepik河族群所建集會所(Spirit house最為華麗。頂端山牆稍向前傾,是為其特色,前方用樹皮布,繪有紅、黃、黑、白等彩色精靈像。

061

黑水湖Govermao村的精靈屋 (spirit house),相當於我們臺灣山地的男子集會所。它是由亞答葉子築成,有些會所高及五十英呎而無一釘一鐵。山牆上有兩只巨眼的精靈像,為會所守護神。

062

澳洲土著在一塊平滑的石塊上研磨礦土作顏料,塗在有加利樹皮(eucalyptus tree bark)上作畫。Arnhem Land。

063

澳洲土著樹皮畫,主題為神話中的某種動物造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