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也是大自然的守護神

劉其偉

Max C.Liu

原刊「新觀念」1T7期,7月,1998

一般人不喜歡蛇的原因,是因為對蛇的知識不足;事實上,大部分的蛇都沒有毒,我們今日能控制鼠患,幾乎完全仰賴蛇。


無論在世界任何地區,爬蟲類在所有脊椎動物中,是令人感到最可怕的一種。蛇對於人類雖然未能獲得普遍歡迎,但在爬蟲綱的蜥蜴、烏龜、鱷魚與蛇的四個「目」裡,最後的一個 「目」──蛇,牠對自然界的守護責任,比其他三個目的貢獻更為顯著。

自古以來,人們對蛇一直充滿畏懼與懷疑。事實上,如果你了解牠,接近牠,你也許慢慢地就會喜歡牠。

生物學家深信蛇是從百年前的晰賜演化而來,但蛇是沒有足的,鱗片和骨骼也大異於蜥蜴。學者把牠們列在同一個綱,也許是因為牠們都喜歡住在地洞裡。

蛇的棲息地遍及全球,在沙漠、叢林、海洋、河川湖泊及沼澤都可以找到牠們。大部分的蛇都住在石縫和地穴,但有些卻住在樹上,只倚賴身上的鱗片和粗糙的摩擦,就能以垂直線般的姿態,貼著九十度的樹幹,爬上百尺枝頭。有一些則經常泡在水裡,如某些海蛇,除了間歇地升到海平面吸口空氣外,大部分時間都生活在海洋中。只有兩種地區,即地球的兩極和寒冷的高山,才看不到蛇。

書本中記載許多島嶼都沒有蛇,這只是極少數的例子,如愛爾蘭、紐西蘭和夏威島群島就沒有蛇,可是在所羅門群島(Solomons)和關島,蛇類就很多。根據目前所知,蛇的種類約有2,700種,大部份棲

息於熱帶。南美洲的「森蚺」(Anaconda)和亞洲的「網狀花紋臣蟀」(Python),當是最巨大的蛇。這兩種巨蛇,成年蛇可以長至三十呎(九公尺)。這兩種巨蛇無毒,牠們獵取獵物係使用絞力將獵物絞緊,先使之窒息而死,然後休息一段時間,讓體力恢復後,重新再把屍體絞扭一次,讓骨骼脫臼,使之變形,像一根「油條」似的,最後慢慢吞食。吞下一隻美洲豹,可以維持三個月而無需再進食。許多記錄顯示,美洲豹和印度虎常是敵不過巨蟒的。

筆者於一九四五年住在台北金瓜石礦山。大概是在夏天的某個下午,我們乘吉普車從水湳洞駛向金瓜石,半途就看到一條巨蟒,顏色呈暗綠色,從坡下穿越馬路游向上坡,我估計牠的全長比路面的寬長還要長。當時司機本能地剎車,他已嚇呆了。當這條巨蟀游進灌木時,我們只看到灌木的枝頭在擺動,牠就消失在草叢中。台灣現在看不到綠色巨蟒,但還有另一種菱形花紋巨蟀。一九四八年,筆者在台糖服務,出差到苗栗糖廠工作。有一天和同事入山洗溫泉,可是卻走錯了路,到半出的一處時,撲來一陣難以令人忍受的屍臭,後來發現原來林地裡躺著一條巨蟒的屍首,可能腐爛多月,屍身周遭撲滿了繞轉飛舞的蜂類和蒼蠅。從那次以後,我尚未在台灣見到第三隻蟀蛇。

台灣早期棲息臣蟀以外,還有一種最小的蛇叫「盲蛇」(Blind Snake-daudin),長約五吋。由於演化不完全,以到眼睛很小,小得幾乎找不到,只有一對小黑點,故叫牠「盲蛇」。由於身體光滑且躲在庭園石縫中,常被人誤認是蚯蚓,許多人整理花木時,不經意就把牠掃掉了。

台灣屬亞熱帶,蛇類很多,我們熟知的有百步蛇、青竹絲、龜殼花、鎖花、雨傘節、眼鏡蛇等毒蛇。上列除眼鏡蛇會主動向人類攻擊外,其他毒蛇都非常的優雅溫順,除非因被捕或被踐踏,否則不會向人類攻擊。一般末受驚嚇的毒蛇,比我們都市的人們還要禮讓得多。

世界上有幾種不平凡的蛇,其中一種是 「響尾蛇」。雄蛇在交配期來臨之前,和大型哺乳類動物相似,為了爭奪交配權,會彼此纏鬥,有時長達兩小時之久。非洲有一種叫作「Gaboon」的「腹蛇」,非常耐餓,牠被養在動物園裡,兩年未進飲食仍不致死亡。行動最敏捷的是非洲的「黑孟色」(Black mamba),短距的游行速度每小時可達七哩(十一公里),是世上最快速的蛇。非洲的「球蟒」(BalI-py thon)遇到危險會把自己身體捲成一個球,然後球心探出頭來向敵人攻擊。新幾內亞有一種「樹蟒」(Green tree-python)和鳥類相似,母蛇會孵蛋。這種青色樹蟒和我在金瓜石所遇到的是否相同,則不得而知,現已無法查考。非洲有一種叫「Ringhal」的「眼鏡蛇」,又稱「Spitling cobra」,牠向敵人攻擊時,會從口中向敵人噴射毒液,距離可遠達六至八呎,如果敵人的眼睛被射中,便會產生劇痛,甚至變成盲人。

在二百七十多種蛇族之中,有劇毒者只有二十五種,包括南亞的「印度眼鏡蛇」(Indian cobra)、非洲的「黑孟巴」和澳洲的「虎蛇」(Australian tiger-snake)。由於人類常因被蛇咬死,因而不喜歡牠。但在人類文化歷史上,尤其在神話和傳說裡,以蛇為主題的故事很多。一般人不喜歡的原因,是因為對蛇的知識不足。事實上,大部分的蛇都沒有毒,我們今日能控制鼠患,幾乎完全仰賴蛇。

上帝賜予任何生命都有其生存權,無論這些生物是否有毒抑或無毒。牠們對地球的生態,幾乎無一不盡其天職予以保護;反之,最可恥而又最自私、最貪婪,只知自己享樂而犧牲生態者 ,那種可恨的動物就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