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林的悲歌──代序

Threnody of the Forest

劉其偉

Max C. Liu

「人類為了滿足自身無窮盡的慾望,致使各地的森林遭到嚴重摧殘。原來蒼鬱似錦的大地,如今已變得被戰火洗禮的沙場。於是地球氣溫反常,不見鳥鳴的春天,這個豐饒的大地之母,正在無聲的啜泣......。」

當我們細讀這個句子時,你是否會微聞叢林裡許多生命,為了人類被犧牲而從此銷聲匿跡?由於文明的技術,開山機、鍊鋸、拖車,地球上的森林不斷的倒下,在近半世紀以來,世界上可能有半數森林已經消失。根據英國「大地之友」(Friends of the Earth),諾曼.梅爾氏(Norman MyerS)的報告,僅僅在南美一地,從1980至1989的九年間,森林的砍伐率(deforestationrate)竟達至90%之高。現在我們在世界上,最少每年摧殘142,000平方公里的熱帶雨林,僅僅這個面積,就相當於半個不列顛群島。換言之,意即每分鐘消失了67英畝的森林。

由於全球性森林面積的縮減,勢必帶來無比的災難,其嚴重性不下於飢荒與能源危機,而且這個光禿禿像沙漠的地球,它所引起的不良後果-毀滅性的氣候變化,將無一人可以倖免。

對多數國家而言,這種濫墾濫伐已經是一種存在的事實。尤其赤道綠帶,雖然在地理上被列為資源最豐饒的國家,可是面於經濟與貿易的競爭,政治因素或缺乏有效的控制,造成森林資源的極度浪費。南美亞馬遜河流域的雨林,已被修築公路貫穿了三千多公里;非洲除Ituri雨林外,過去的林地半數已無跡可尋;北婆羅洲的伐木旺盛,運材卡車所翻起的塵土遮天蔽日中非以及喜馬拉雅山區叢林地帶,也在奄奄一息。這些地區的居民當是世上最貧窮的自然民族,因為伐木作燃料,因此他們同樣地和我們文明人,正在聯手摧毀自已的將來。

森林的毀滅,固然是由於人口無限制的成長與加速膨脹,只有開山闢地以求一方立足之地。還有另一個主因,就是激烈的貿易競爭,強大的商業力量作祟。日本的商業界單單為了包裝商品,就浪費不知多少的木材。全球約三分之二的闊葉樹木材原料,是採伐自東南亞,今日菲律賓、蘇門達臘和婆羅洲各地的低地森林幾乎被砍伐一空。

當今世界各地對森林鯨吞蠶食的規劃,不但由外向內,同時也由裡向外。近年來,巴西內地雨林更遭到大肆削奪,不特所有的野生動物瀕臨滅絕,世居森林的印地安土著民族,也頓時流離失所。秘魯也正在計畫移居兩百萬人口到叢林裡闢地畜牧。厄瓜多爾和哥倫比亞也準備裝設油管,穿越森林直達海岸,以接通天然瓦斯與油田。雖然熱帶雨林所佔地球面積只有百分之十,可是它卻是全球動植物的棲息所在,森林被摧殘了,同時也摧毀了眾多寄居的生靈。

文明都市的開拓與雨林生態的保護,原是相對的矛盾,可是在某種秩序和範圍內,兩者並非絕對不能共存。大凡任何一種規劃和體系,或依理念不同而異,或僅存孰輕孰重的區別而已。目前有不少的科學家正在造林的技術和栽培新品種的樹木;雖然造林成功的事例很多,但若一個國家不能在政經上與道德上柑互配合,縱使有片面的成就,也很難挽救人類福祉於危機中。同時一個原始森林的成長,需要數萬年的悠長歲月;人工造林,即使技術成功,然而對「森林」而言,也不過如同風中飄絮一樣的不著邊際,如同一首悲歌而已。


參考文獻:

Norman Myers, Rainforest, Weldon Owen Pty Ltd., London, 19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