鱷魚的故事

鱷魚的外觀雖然凶悍,卻有偉大的親情;在生態學上,鱷魚可以協助控制動物過度繁殖,牠本身身是腐食,是生態系裡的清道夫。


文 / 劉其偉

許多人看到鱷魚那副長相,尤其看見牠上下顎那兩排牙齒,恐怖與憎恨之情便油然而生,因之殺心亦隨之而起。事實上,凡屬掠食者哪有不殘忍?只是牙齒隱藏在兩唇之間看不見而已。

鱷魚是爬蟲綱的一目,由於牠體外披的是大型堅甲,不像哺乳類有一件美麗的皮毛外衣,故此在許多童話故事中,都把牠描述得比海盜還邪惡。

鱷魚生存在地球上已有兩億年的歷史,根據《國家地理雜誌》一九七八年的報導。現存品種為世所公認者計有二十一種之多。牠們的祖先曾目睹地球大陸的陸橋分裂與漂流,也熬過了多次冰河期的考驗,當年和牠們祖先同一時期的恐龍,通通冰死了,而鱷魚的子孫今天還倖存下來。可是,由於近世紀以來,大量的捕獵、河川沼澤生態的破壞、海水的污染,卻使得此一歷史悠久的族類,未為冰河而亡,而死於人類的貪婪,豈不是鱷魚的悲哀?

鱷魚雖然是爬蟲類。牠的近親也早已滅種,可是今天仍能綿延生存下來,牠的腦比牠的近親和其他爬蟲動物要複雜得多,學習能力也很強。牠們的心臟幾乎和鳥類或哺乳動物一樣精密。事實上,在目前的動物中,牠們的最近親是溫血的鳥類,許多種鱷魚都會意識到「親子之情的愛」。牠們會採集樹枝建築巢穴,下蛋後且知護守家園,驅逐入侵者,直至小鱷出生。母親聽見小鱷的叫聲時,會溫柔地幫助小鱷脫殼,然後把小鱷逐隻銜在口裡,再放進靜止的水流中。成鱷的外貌雖然凶悍,卻有偉大的親情。如果沒有研究過鱷魚的人,真以為牠是和蜥蜴一樣,因為蜥蜴只會交配和下蛋,下蛋以後是不負責養育的;甚至蜥蜴在下蛋時,一邊下蛋一邊被掠食者琢食,而母晰暢卻似無所見,亦無所聞。這種動物行為,是筆者曾經在地理雜誌電視頻道中看到的,到底是什麼蜥蜴雖末看清楚,不過外型和希拉毒蜥(Helorderma)差不多。

鱷魚分布的地域很廣,亞洲、澳洲、非洲、馬達加斯加和美洲的熱帶地區都有鱷魚棲息,依地區品種不同,有淡水鱷和海水鱷兩種,有些體長可達四公尺,年齡可活到一百歲。海水鱷又名「海灣鱷」或「鹽水鱷」(saltwater crocodiles)是最巨大而又最具危險性的鱷魚,這種大鱷在印度、澳洲和菲茲島都可以找到。

澳洲北部的海灣曾有數百萬這種鱷魚,據統計在目前僅約存五千隻,達爾文港於一九七二年才立法全面禁止獵鱷,可是也有人認為,這些生態立法是否切實有效立?則不得而知,如果在海灣一但有一個遭到鱷魚攻擊,那麼,所謂立法所做的努力,可能會變為白費氣力。

在生態學上,鱷魚可以協助控制動物過度繁殖,鱷魚的排泄物可以作為動植物的營養,鱷魚本身是腐食,牠和禿鷹相似,頗有清道夫的作用。尤其猛鱷對生態有特殊價值,牠們所挖掘的水穴足使沼澤地裡的動物,得以在乾季裡生存下去。

鱷魚雖屬野生動物,因為牠可以用人工養殖,不似其他的動物必須野放方能繁殖;因此也有人說:「為了要拯救鱷魚,我們需將鱷魚商業化」。

目前南美每個國家雖然都有立法禁止獵殺和鱷皮輸出,但拉丁美洲的「Caiman」仍然是當今走私鱷皮最普遍的一種。巴西、厄瓜多爾和委內瑞拉官方是保護鱷魚的,但拉丁美洲邊界的漏洞很多,因此走私的風氣非常鼎盛,可說是防不勝防。

在台灣,每天都可看Discovery頻道所播的「Endanger Species Protect Unit」節目,我們不難了解,大自然誠令野生鱷難以生存,但人類對野生動物的迫害尤有過之。雖然大多數國家政府和生態保育組織禁止獵殺,可是盜獵者卻由黑社會操縱,因此今日野生動物盜獵和走私,比之既往毒品販賣的規模和力量更為龐大。

(本文作者為人類學工作者、玉山國家公園榮譽森林警察、自然保育代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