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生態關懷與森林法律的認識

地球上任何一處森林,無論大小,無論公私,無論國界,都是與生物體的生存休戚相關。今日我們作為一個現代人,不可不知森林的重要性,更不可因私人的政治因素而犧牲森林。

文 / 劉其偉


森林是地球氧氣來源最重要的生態系統,也是人類和其他動物的庇護所。更重要的是,森林在自然界的能量流動和物質循環上,以及維持自然生態的平衡中,保護了生命體的生存,其具有無可估量的重要作用。

森林依地域和海拔的高低,其生態系統的結構非常複雜,且具明顯的層序性,生活著代表性的生物群落。生物之間的相互聯繫與協調,構成了營養層次和食物鏈網,且經各層次的生物群落聯繫,進而形成一個整體性的網路系統。

森林可以分為三種:寒帶的針葉林、溫帶的落葉林與常綠熱帶雨林。

針葉林占地球面積最廣,橫跨北美、歐洲和亞洲,南至高緯度的溫帶地區。檜木是針葉林的主要樹木。針葉林的氣溫可能和北極苔原一樣低,但它的生長季節卻較長,且更穩定。

溫帶落葉林占據美洲東部和歐洲,主要為橡木、山毛櫸、胡桃、榆樹、樺樹、柏和松。

熱帶雨林分布在南美洲、中非和亞洲,在一個平方公里內就可數出五百多種的常綠植物。這些樹木,同一種類很少生長在一起。雨林區的氣候溫和,終年可以產生光合作用。

勿論寒帶和熱帶,生物群落的種類皆非常繁多,大都擁有多種的高等動物、昆蟲和低等動物,其為數之多,通常可達植物的種數,真菌和細菌等微生物更不計其數。尤其在熱帶雨林中,就有百萬種以上的生物。森林生態具有明顯的生產優勢,予地球以生機,於此可見。

森林是多層次結構,除提供氧氣外,在地表上還能貯蓄大量水分,並促進大氣中水分循環,增加雨量。森林涵養水源,五萬畝面積的森林,相當於一座百萬噸容量的水庫。涵養水源的森林裡,清水緩流,常年不斷。水庫要發揮水利益,其前提實有賴森林植被。因此,如果水庫上游森林植被一旦被破壞,水土不但無法保持,而且曾造成水庫淤積。目前台灣梨山就有這種嚴重後果的憂慮。毀林開荒,自多年前中部一八水災,以迄近年南投因賀伯颱風所帶來的災害,無非都是保育執行效力不彰,因此受到大自然的反撲。

事實上,台灣目下海拔二千公尺以下的山地,為了發展高經濟的農作,大都闢為茶園和種植檳榔,以至難以保持水土。許多地區不但造成土壤流失,甚至造成流石奔竄。

如是長此以往,許多森林勢必成為逆行演替,以至永遠無法恢復。果則台灣發生這種危機,誰為我們後代負此責任?

我們今日覺得最遺憾的,就是《聯合報》民國八十六年十二月十一日社論所刊,我們台灣的中央在國民黨中常會上,只是又加速公地放領,以免造成民怨,進而影響國民黨立委選舉選情。

另一則報導:林務局官員說,近年在中央指示下,南投的國有林已放領一萬二千多公頃,大片國有林轉眼間變成茶園,水土保持嚴重破壞。去年賀伯颱風南投山區災情慘重,外界指責林物局保育不力......我們也想維護公益,但公益好像總是不敵私利。

要知森林也有立法的──「森林法律」係由政府執法,而民眾對森林法也需有所認識。正如上述《聯合報》報導的例示,如果今日政府不能執行法律,那只有從我們民間的森林知識與保育意識著手,大家合力一起來補救。

森林有「國有」、「公有」及「私有」的區分,上述三種森林,依照為防水害、風害、潮害及鹽害所必要,均得由農委會畫為「保安林」;此外,為涵養水源、保護水庫、航行目標、保存名勝古蹟所必要,都得擴大保安林來經營。森林保育的條文雖然如此明訂,可是許多民眾仍不知珍惜森林。

同時筆者認為,我們台灣的刑法也太輕了。例如毀棄、損壞保安林,足以產生損害公眾的行為,只處主任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一萬元以下罰金 (見森林法第五十四條)。這樣的刑罰,不正是鼓勵他們去犯法嗎?

抓癢似的刑罰,也許是倡導「人權」觀念所致;可是人權也是有規範的,如有超越它的規範,那就不是人權了。

地球上任何一處森林,無論大小,無論公私,無論國界,都是與生物體的生存休戚相關。今日我們作為一個現代人,不可不知森林的重要性。更不可因私人的政治因素而犧牲森林。我們必須為我們下一代著想,留給他們一條生存的活路,這樣才不愧是一個守法的好公民!

(本文作者為自然保育代言人、玉山國家公園榮譽森林警察、中華自然資源保育協會常務監事、生態畫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