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入原始──草原殺戮戰場

文‧攝影/劉其偉

動物間彼此不停地自相殘殺,是天演程序中最可怕的一件事。獸類中不論那一種最兇猛與驕橫,或者最美麗與溫雅,如果牠是屬於草食的話,都比不上肉食者那麼卓越和傑出。

幸而草食動物如斑馬和羚羊,得到上帝特別的關愛,當牠們幼小時期,身上不會發出體臭,獅子和獵豹走過地們身旁,只要地們靜伏不動,就不致被察覺。直到牠們長大,更知道怎樣避免危險,到處尋找食物、水源和伴侶。獅、豹、◆狗和胡狼,都是草原中最愛挑鬥的暴虐者。這些掠食者,其中尤其是獅子,在歷史上,牠們分布的地域不僅僅是非洲,曾經且遠及亞洲和歐洲。非洲今日,也只能在撤哈拉沙漠以南和西非的叢林區看到獅子,在南非和辛巴威Zambabwe的保護區以外,獅子已經絕跡。非洲以外的印度,通稱印度獅,根據一九八七年的報告,其時僅存一百九十頭。草原家族--

「普勒」獅子的獵食大都等待天黑以後或在月明之夜,發現了獵物,牠先潛行接近至一百或兩百公尺時,才開始以最快速度向獵物追擊,這時牠的速度每小時可達一百二十公里。許多人深信獅子毋需依賴風向來接近獵物,只是牠遇到下風時,成功率更高而已獵者是由母獅來擔任,可是獲得獵物時,卻要讓雄獅優先享受最有營養價值的內臟,母獅只能吃肉和骨頭。一隻獅子每頓食量最大可達三百公斤。

獅子的社會組織是由兩隻至九隻母獅為核心,形成一個家族群,成群的獅子叫「普勒」Pride,這個名詞起於中世紀,數百年來,一直在非洲沿用著。一組的獅群,從老母獅直到玩著媽媽尾巴的初生小獅,數目有些竟達卡八頭之多獅子是一夫多妻制,在一個獅群中,也許有雄獅數頭,其中一頭,也許是群雄之首,牠們各有屬於自己的母獅,故無爭妻奪妾的事。獵食的任務,多由母獅或較年輕的雄獅擔任。獅群在獵食時,互用深沉的低音相呼應。這種長波的震動音浪,在人類聽來,是無法辨別它發出的方向。在原野中,很少會聽到獅子的咆哮,反而在動物園裡,被檻禁著的獅子才不時咆哮。智慧夜襲者--

獅子獅子獵食,倚靠視覺更多於嗅覺。地們常常由一隻同僚先追趕一隻羚羊或斑馬,別的獅子則埋伏於另一地點,耐心地守候著,讓牠跑近後,便一撲而上,動作敏捷,很少動物能逃過。但據記載,曾有一頭獅子追逐一頭斑馬,正待撲上時,斑馬卻突然反抗,猛然用後腿一踢,正好擊中獅子的頭部,竟把獅子的上顴一排牙齒整副踢下來,獅子終因不能進食而餓死。

獅子並非每夜都獵食,一經飽食,便悠然離去。翌夜再度回來吃剩下的屍體,第三夜才開始新的搜殺。

獅子的智慧很高。馬賽族的家畜,是用荊棘圍成一道圍牆,以防夜裡被猛獸侵襲。獅子討厭進入這些荊棘的叢圍,牠知道跑到上風的地方,故意讓牛畜嗅到牠強烈的氣味,恫嚇牠們使衝出籬圍,然後再上前撲殺。

獅子如果發現了疣豬的地下巢穴,就懶得去追殺其他動物,於是整個普勒的獅子集合在一起,守候在洞穴外邊,猶似家裡的貓,耐心等候牆洞裡的老鼠一樣。牠明知疣豬非得出洞覓食。那時便可一口咬住,拖出洞來。

一頭大獅有時可以跳越十二英尺高的荊棘藩籬。根據紀錄,一頭獅子可以把一隻牝牛銜在嘴裡,穿過廄舍,再越過十多英尺高的圍籬,倏然逸去。如果不是這項學術性的紀錄,還真令人難以置信。因為一頭獅子的體重,普通約有四百多磅,而一隻牝牛的重量,較之獅子還較其重上一倍有餘。然而一頭牝獅,居然能銜著這麼一隻龐然大物,一躍而遁,比之狐狸攫取一隻母雞還覺輕便。美麗的掠殺者--

獵豹當獅子向著一個獵物攻擊而跳躍時,地的尾巴直伸,有若一把鐵尺。嚮導說,獅子的尾巴,是幫助牠體軀在用力時,保持平衡,如果沒有它,也許幾英尺遠的距離也跳不起來。

原野上,另一掠殺者就是豹牠是狒狒的致命敵人,但是狒狒有時也會結夥,攻擊一隻落單的豹。公豹的軀體,依地區不同,通常比母豹大一倍半至兩倍,例如Cape Province的母豹只有三十公斤,可是棲息在其他地區的灌木林的公豹,卻重達七十公斤。

豹的棲息地很廣,從熱帶叢林以至沙漠邊緣都可以找到牠們的跡。牠的性格隱祕而孤獨,平時非常沉靜,只在夜裡捕獵,在東非的紀錄中,一隻豹僅需三個星期,就可以在一棵樹上掛上十一隻獵物──胡狼。

豹的習性是把獵物掛在高高的樹上,為了要避免獅子和野犬來盜食。曾經有人發現過重約一百公斤的小長頸鹿,被掛在七公尺高的樹上。豹和獵豹獵食的對象大致相同,其所不同者,豹是在夜裡活動,而獵豹則在日間。公豹和母豹平時是分居兩地,因此在交配期,一隻公豹常可重複使若干隻母豹受孕。一隻母豹常生產兩隻至三隻小豹,大致要哺育三個月才斷乳,一年又十個月以後才自立。但小母豹則常跟著母親,直至成熟後才獨立。豹的本性原是非常害羞的,據說除非牠是一隻受傷的豹,否則不常傷害人。

獵豹Cheetah和豹一樣美麗,牠有流線型的身體和長尾巴,捕殺獵物在短距內,速度可達每小時九十五公里,是哺乳類中跑得很快的動物,因此不論任何草食動物,如果距地四百公尺之內,幾乎都難逃地追殺的厄運。

由於獵豹的領顎不似豹那麼強壯,故此獵食的對象大都屬於身軀較小的動物,諸如跳羚和小兔之類。獵豹一度以高速追捕獵物以後,由於體能完全耗盡,牠必須要歇息很久以後,才能開始進食。

獵豹的生態和豹相似,小獵豹須由母親照料,十八個月才能自立。但獵豹是群居,只是社會組織的形成,不似獅子數目之多,大都屬於一個小家庭而已。團結力量大--

胡郎非洲原野中,另一群的掠食者,是花斑胡狼Spotted hyaena、棕色胡狼Brown hyaena、野犬WiId dog和阿特狼Aarrdwolf。牠們都有較好的社會組織,常是結隊成群,每群數目都在三四十隻左右,以眾多的力量,甚至有時向獅子挑釁。

這些動物體重大約二十五公斤至三十公斤左右,地們掠食是不分日夜,只要有機會,則群起圍攻。其中尤以野犬最有家族觀念,一群野犬之中,母犬生下來的小犬,不一定由生母餵哺,有時也會受到別的母犬關懷。當群犬捕殺到一隻獵物時,成年的野犬守著外圍,先讓未成年小犬飽食。

野犬在人類發展歷史上,占有極重要的地位,牠們一部分親族──家犬──雖然和人類共存了幾萬年,但非洲的野犬卻愛好自由,永遠不會被文明征服。

古代人喜歡用肉食獸象徵英雄,而現代人卻喜歡以草食獸代表和平。非洲草食獸種類之多,也是其他地區所沒有的。草食動物除了象、犀牛和河馬外,大部分如跳羚、長頸鹿等,都是依靠奔走如飛的速度在原野中生存。

草食動物從出生以至死亡,時刻都在肉食掠劫者的窺伺下,如果斑馬被獅子抓著,肉食者通常會在最初的一擊,把牠震撼得失去知覺。這種最原始的爭鬥,時間是非常短暫的。如果一旦草食動物能僥倖地脫出危險,牠又慶幸地回到原野,繼續著牠大自然中弱肉強食的法則。

非洲草原中的自由與和平、暴力和恐怖,這種生存方式正是上帝安排的「劇本」,誰又能去更改呢?


【1992-07-14/聯合報/42版/繽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