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台電輸電塔倒塌談起

大自然作用和「骨牌」相似,只要有一張小牌推倒;隨著,別的小牌就發生連鎖作用。

文 / 劉其偉

八月二十九日晚,台灣南部的一場大雨,竟把坐落在台南縣左鎮山坡地區的一座35KV輸電塔沖倒,致使台電公司自光復的半個世紀以來創下了最嚴重的停電事故。鐵塔的倒塌,如果是颱風,固然可以稱為「天災」;如果是因一場豪雨而倒下,無疑一是保林不當以致水流改道,才釀成了這場水災,這豈不是「人禍」?

如果你有機會乘坐直升機,明顯地可以看到全島海拔千尺以下的山坡,幾乎所有原生林地都被開發了。如果森林的劫難不止,台電的輸電塔還是會隨時倒塌的。

一個地區只顧片面目的而無限開發,這種計畫是令人不勝焦慮的。五0年代以後,除了專研生物、保育以及森林學的專家外,很少人對原生林或雨林有一般性的了解,梨山之開發做果園,就是一個例子。在跨越二000年之前,情形就大不相同了。關於森林的研究、報導,不論學術性或通俗性的讀物,都比以前多得多。要知森林的快速消失,無異是對各種危機可能發生的後果提出警告。如果不知關懷森林保育,不僅立刻會出現危及目前生活的危機,同時日久也將危及地球所有生命體原有的均衡,此外更將會影響到大氣層與氣候。最近報載天空上出現「夜光雲」,這是大自然為告訴我們過分無理開發所敲響的喪鐘之聲。

森林其實應該視為無種族、無國界的全人類的共同財產。對一個國家而言,每一個人民更需對森林,甚至對都市綠化的植物負起愛惜和維護的責任。要了解這一點,我認為對森林的認識,應該是現代人的必備常識。台灣屬於亞熱帶地區。但所有原生林並不一定都是屬於熱帶型的。在地勢低平的地區,自然生成的植物群落型態是由氣候來決定的,熱帶雨林高而茂密,多數是常綠樹木,婆羅洲每五天中幾乎有三天都有陣雨,長年好像沒有落葉似的。目前世界上最大的熱帶雨林係在巴西的亞馬遜河流域及其鄰近的南美國家境內,此外中非、西非、新幾內亞以及婆羅洲都屬熱帶雨林,可惜都正在急遽的消失中。

一般原生林,不論是熱帶和寒帶,對人類都具有重大意義,生物學上最大的原因,在於它是一個穩定而自足的生態系統,迥異於人工單一樹種的植林。原生林裡種類龐雜的生物群落,由於長久以來的相互依存,彼此之間、以及環境之間,已經形成了複雜的適應體系。這是因為它本身具備的阻滯與平衡系統發生了作用,各種疫病似乎從未造成太大的災害。另一方面,人類所創造出來的生態系統,例如日前台灣的人工植林,為了松鼠噬食嫩芽,只知用毒藥片面毒殺松鼠,卻忽略了天然平衡的原因,這似乎不是有效的防治方法。

原生林對一般坡地保護,它的力量也不是任何堅固擋土牆可與比擬的。大自然的作用和「骨牌」相似,只要有一張小牌推倒;隨著,別的小牌就發生連鎖作用。台南縣左鎮山坡的崩落,絕不是無緣無故因為一場大雨,就把台電的鐵塔推下來。到底誰推倒第一塊骨牌,那才是真正的禍首。

在六、七0年代,宜蘭有些伐木單位,以為砍伐後的林地可以很快的予以更新,而由富有經濟價值的樹種來代替,然而事實上並非如此。凡是經過人類墾植的林地,我們稱作「二次林」,在這種型態的森林中,主要的組成都是壽命很短的闊葉林,經濟價值不高,它必要經過長期的生物遞嬗過程,才能夠變為和早先原始林類似的林型。

在這裡,我要坦誠地告訴讀者,今日「文明」兩字的定義,已非什麼飛彈和大砲,它該是倡導大家如何一起來維護這塊土地的原野與叢林。

(本文作者為人類學工作者、玉山國家公園榮譽森林警察、自然保育代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