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保育與生態平衡

目前地球上最大的三個雨林:一個在南美,二個在西非,另一個在東南亞的婆羅洲。三者的總面積也只占地球總面積的二 %,如果這三個最後的雨林被摧毀,可能會使地球缺氧,甚至使生物難於呼吸。

文/劉其偉


從前人們有「人定勝天」的一句話,認為人類自己是宇宙一切事物的中心,大自然周遭有許多不合人意,我們必須和它作戰,要征服大自然。同時深信天下的一切蟲魚鳥獸,是上帝專為人類而創造的,何妨盡情殺戳享受一番。

這種愚昧的想法,一直持續了幾千年.到本世紀六0年代,才發現由於大自然的破壞,地球上的一切生命.將與大自然同歸於盡。因此產生了生態保育或生態學。

生態學是研究生物世界,以一種嶄新的方法來思索生命體,從而了解生物的一個新途徑。同時它也是針對今日大自然瀕臨崩潰的危機,試圖拯救我們這個脆弱的綠色地球。

目下在報章和雜誌,或在電視中,經常都可以看到「環境保護」和「自然保育」這些名詞,在字表看起來雖然是兩件事,可是在生態學家的想法中,自然界的生物體(living things)和環境污染並非兩個各別的部分,而是有密切關聯。因為,任何生物體皆為構成環境的一部分,而物質環境本身大部分是由生物體所創作並加以維持的。例如地球上的氧,它就是由植物的生物體所製造出來。很早以前生態學家曾經警告過,目前地球上最大的三個雨林:一個在南美,一個在西非,另一個在東南亞的婆羅洲。三者的總面積也只占地球總面積的二 %,如果這三個最後的雨林被摧毀,可能曾使地球缺氧,甚至使生物難於呼吸。同時又由於工業的發展,諸如工業所產生大量的氟、氯和碳化物,使臭氧層被破壞,地球溫度漸次升高、氣候反常、天災頻頻,今日已顯著地出現在諸地區。

生態學的第一定律就是每一個生物體都與另外的生物體互相關聯。即在生態學中,以生物體為食的生物消費者中,直接食取植物的植食動物,稱通一次消費消費者;食取一次消費者的肉食動物,稱二次消費者,分布在土壤和水中的微菌和細菌等微生物類,將生物體的屍體分解還原為無機物,稱為還原者或分解者。

自然界的生物,係由各種類的生物,形成了集團而存在著,這些生物的集團稱生物群。所有的生物群,係由生產者(植物)、消費者(動物)、分解者.(微生物)三大群組成,各群間的食取或被食取,乃具有食物連鎖關係。

生物群集與環境之間的「物質」與「熱能」,是在互相授取。物質的循環(material cycling)與有效熱能,如圖所示。

物質的循環,即植物製造有機體供動物食用,構成了動物的有機物的二部分。由新陳代謝分解為碳酸氣、水及無機鹽類等無機物。動物和植物死亡時,屍體則由微生物予以分解為碳酸氣、水及無機鹽類。這些無機物再由植物予以利用作為營養。如是周而復始、循環不息。

熱能流動的進行,乃具有葉綠素的植物,利用太陽能。從無機物中由光合作用製成有機物。所有動物以及微生物,都是依賴有機物的熱能生存。

上述的生物群集與非生物的環境,總稱生態系(ecosystem)這一生態系中的生物和非生物環境之間,經常維持著平衡(balance),這是生態系的恆常性。因此,如果此一生態系一旦因環境污染而被干擾或破壞,不論它是直接或間接,都會嚴重地影響生物的生存.當然我們人類也包括在內。

目下地球已被大規模污染,我們從Discovery頻道的每日播效影片中,看到世界所謂開發國家正遭受因工業所造成的各種化學毒害物質污染的威脅。又如Gore氏在其《生態與人文精神》二書所記述的,人類文明史只有數千年,可是在近百年,卻是造成地球環境污染最淒慘的一個世紀,這就是所謂文明和工業化的結果。

關於自然失衡的危機事件,尤其近十數年來,實在多得不勝枚舉。諸如近年大氣中的CO2濃度增高,地球溫度每年增加一度,極地冰帽年年加速溶解平均約二 %。世界最大的南美巴西雨林和東南亞婆羅洲雨林每年被濫砍,在八0年代的十年間,估計每分鐘伐倒樹木五百英畝以作為造紙及其他工業之用;生態學家曾經調查亞馬遜河流域,自從開闢了一條三千公里的公路以後,許多地區,原本有上千品種的宛轉鳥語,目下竟歸於沈寂。祕魯某處海岸,海魚因汞及鋅等中毒,魚屍漂集海岸,堆積高深及膝。最近印尼雨林發生森林大火,所謂霾害,殃及整個東南亞,煙塵使天空太陽只剩下像燭光的光芒,世界自然保育基金會,稱此為國際災難,災區竟達六十至八十萬公頃之多,根據專家估計,這場人為災難,雖兩千年也無法───(未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