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的化身──孟巴

本文是一位國家公園的保育工作人員,不慎給一條世界最毒的孟巴毒蛇咬傷,最後奇蹟地被救活。患者描述他瀕臨死亡邊緣時,其神經系統中毒竟有身輕似燕的感覺。

原文刊於《世界原野雜誌(International Wild Life,11/l2月號》

文 / DoUglasLee 譯.繪圖 / 劉其偉


我非常幸運體驗過一段有關醫療史上的奇蹟,從死亡中撿回我生命的故事。那年,我在非洲奧卡凡哥三角洲(Botswana's Okavango Delta),某一次於黃昏營火旁休息時,我的伙伴告訴我,帳幕的附近發現一條孟巴!

在非洲,土著們深信祖先的「Cha-Cha」舞就是從模仿孟巴蛇的滑行姿態而來的。孟巴體型細長,成年發育可長達四.三公尺(十四英呎),牠具有自然史中所有動物最烈的神經毒素,這些毒素曾經貫穿我的軀體,使我一度漫步在死亡的邊緣。

在我既往還未看見過孟巴之前,只聽說過牠是亞沙哈拉非洲(Sub-Sahara)地區中唯一帶有神話,且具有死亡權,最讓人敬畏的神祕動物。

孟巴的動作非常敏捷,當牠貼在地表游行時,可以突然豎起頭部,筆直站立起來,高度與人相等。當牠攻擊對象時,速度像皮鞭一樣快速。不論面部或足踝被咬,牠的神經毒會直接注入你的靜脈,僅僅在二十分鐘之內,就足以使你死亡。

孟巴的體型細長,因此掛在樹枝或貼在地上都不易被察覺;纏繞在枝頭時,速度快得可以捕捉飛鳥;在地上的滑行,更是比人的跑步快得多。

一條成年的孟巴和未成年的孟巴,牠們的致命毒液並無分別。在非洲許多鳥類,如Cowbird等小型唱鳥,發現了孟巴時,都會發出憤怒的鳴聲中藉以警告同類。根據爬蟲類學者和許多嚮導的經驗,認為即使是死蛇,如果不慎觸及牠的毒牙,其毒性和活蛇並無二致。即使你處理一條死孟巴,當你小心翼翼地把屍體提起來,你的兩手也會不由自主地顫抖著,好像踏步在自己的墳頭上。

如果你走在叢林中,萬一遇到孟巴,驚慌之餘,千萬不要突然擺動;不論在任何動物的世界中,都是如此。如果遇到危險,應先鎮定下來,緩緩地移動,不要讓牠受到驚嚇,否則你就會受到攻鑿。

孟巴原是溫順的,除非你闖進牠的領土或向牠挑釁,否則牠不致無故傷人。事實上我卻有一次在國家公園處理放生一條長三八公尺橄欖綠色的黑孟巴,不慎給牠回頭在足踝上刺了一口。此時雖面對死亡,卻不料也竟成為醫療史上一項奇蹟。

黑孟巴的神經毒素(neurotoxic vcvom),是破壞神經系統最有效的毒素。牠攻擊一次可以放出一00至四OOmilliters容量的毒素,但是人類若被攻擊,只需體內注入一O至一五milliters便曾立告死亡。如果不是大幅地注射抗毒血清的話,患者則無法救治。患者同時還要注射一種取自腎上腺皮質與夾竹桃科紐花屬植物合成的一種荷爾蒙(cortisone)以及腎上腺素(adrenalin),才能抵消注射血清所引起的過敏性的變態反應。

神經毒素使患者耳鳴,發出連續不停的聲,意識上曾覺得無壓力或負擔;繼之覺得全身有針刺似的刺痛,同時又感到全身和暖起來,好像整天未曾進食一樣;接著又像喝了一罐啤酒,舌尖有點怪怪的,身體像是被風吹起,感覺很輕鬆,好似飄揚了起來。

這時毒素已麻醉了我的意志,只有肺和心臟還活著一個星期的臥病,患者從未霎眼過。像我這樣被救活,在醫學上是史無前例的。

爬蟲類在科學的分類中,其中最恐怖的有亞洲的帝王眼鏡蛇,全長可達十七英呎,牠可能是世界上最長的毒蛇了;此外還有澳洲的「Taipan」和南美的「Bush-master」都是唬人的巨蟀;可是,非洲的孟巴雖然並不巨大,但被咬死的患者,估計每年有二十萬人。在蛇類中,諸如珊瑚蛇、盾鼻蛇、海蛇以及最毒的腹蛇(Krah鹼,.牠們都是最具劇毒的毒蛇,但這些蛇類和孟巴比起來,則遠不如孟巴那對兇器──副毒牙竟如此之尖銳和設計精巧。

上帝造物,對每種動物都賜予求生和防禦 的伎倆,每一種生命都有它生存的權利。人類闖進叢林,少有承認自己是一個侵略者,如果一旦遭遇不測,這是叢林的法律,人類應是無由干預的。

(本文作者為自然保育代言人、玉山國家公園榮譽森林警察、生態奪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