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資文化方法」淺說

劉其偉

早期民族學的研究,大都只限於「精神文化」,並未包括「技術文化」在內,其時意為民間承傳,乃包納民間精神的設備,而與工藝技術相區別。其後由於民族學資料的增加,研究課題也愈來愈精細。所有學問也都進入分工與專門化。故此民族學在廣義上,物質文化中除了「音樂」之外,在精神文化部門中,還可以分為「民間信仰」和「民間文藝」兩部份。前者是精靈信仰與咒術,後者為口碑傳說,神話與民譚。

物質文化的研究方法,一般簡稱方法(method),它是包括住屋形式,運搬和器具、武器與漁具、毀身裝飾、裝身具、咒符、舉行咒術儀式時所祭器,都接物質文化研究之列。

研究物質文化的人,對於各種器物,須具有繪圖能力,造形學、色彩學、類型和技術判斷等的分析諸種知識。故此前者應備的關連學科有藝術史、造型分析、考古學、技術學為主;後者則為人類社會學、宗教史、心理學,哲學以及文化學等。

物質文化研究著手的目標,略可分為「起源」和「分布」,由於此工作的研究,實際上不能在同一地區或在同一時間內完成,此一限制,學者們不得不把報告分做前後若干階段發表,對初學者往往不易得到有系統性的著作做參考,又上述所發表的資料、或文獻,我們叫它做「民族誌」,把許多民族誌集合起來,再把它作有系性酌整理,就叫緻「民族學」。

物質文化是自然民族(有時我們叫他做少數民族、蒙昧民族、或異質文化的民族)由於迷信的影響,常以一定的物質為對象,或與自然創造物及精神文化結合在一起,此一物質實因某種慾念而生.故此有了物質才有其第二義的迷信,藉以達成其信仰的目的。故此在探討物質文化時,必須了解它原是一項有生命的有機體,它是不能任意被切斷。而僅就其部份來觀察的。這種各類文化要素之相互依存關係,在研究物質文化時,是非常重要的。

近世文他人類學、考古學與藝術學(art istic science)已日隸密切。考古學係探討古昔留下來的石器,陶器等遺物,專門研究這些不完整的東西,或藉儀器來幫助想像當年的情形,或使己消失的文化使之重新再現。但文化人類學則從現存自然民族的生活中,從物質文化研究的了解或獲得若干知識,再來幫忙考古工作,這時考古學家,當對工作更易勝任了。

藝術學對上述兩種工作的幫助都很大。例如研究澳洲大陸的原始文化──澳洲的岩畫(rock Rainting)考古──的A.S.Romer教授,他並不是一個考古學家,而是一個藝術學家.由於他係在澳洲教學,所謂環境給他的機會,因此今日成為岩妻考古的權威。

最有趣的,年前從美國新墨西哥Wygming出土的一塊「祖先馬」(eothi ppus)的化石,古生物學家對於這塊無法做分析,最後找到一位藝術學家給他做了很多研究,才查證出來這種祖先為是冰河時代遷徙自另一個地區,而不是出土地方的原生馬。析言之,今天的學科分科很細微,但在分析一件事物和對象,我們是需要多方合作才能有效。

在人類歷史中,由於物質文他是屬於「有形」,故它是研究上最重要的一項。因為由於它的探討。可以得知人類為了適應環境或努力去利用他的環境,進而使器物適應環境而改變其器形。不過,其時的變形,只是在思考時,象徵看製造的過程,而今日我們的研究,對它的造形,認知其為一種心理的意象。

研究物質文化,還要注意的就是一種「文化借用」的影響。文化借用乃依時期的不同,其物質文化所受的深淺程度亦異。譬如同一物質的東西,從不同的南北方向地區借用來的,或從不同時期借用來的,其結果都致發生不同的文化形式。這種借用文化因時因地的不同而產生不同的結果,也正是警告我們在研究作業都要特別注意的。

大凡文化很少是屬於「自然發生」的,它大都是經過傳播和借用的混合而形成的。此外,再加上任何民族都沒有是純種的,故此所有文化也是由很多種族的要素組合而成。只是在它的要素中,以那一個文化所包括的成份輕重之分而已。因此,我們可以說,文化很少是獨創的。

歷史告訴我們,傳播、布教、征服等,都是「外來文化」影響於「原有文化」最大的原因,但在某種情況下,原有文化雖然是被消滅了,但遇有機會,就會甦生。情形好比植物一樣,枝葉雖然枯了,但種卻埋在泥土中,一旦外來文化趨於式微,種籽就會立刻發芽了。

要明瞭地理狀況,最好是研究植物在地球上的分布,這最容易看出它系統的關係。因為植物所需的要素...地形、高度,土壤、雨量、和其他地域所顯示生物學的事實──使可以見其梗概。

人類在地理上的分布也是一樣。分布在同一自然地理中的若干不同部族群;其文化由於備用與傳播。常有發生共同點的傾向,又如不同的種族,或因地域所用的材料相同,衣看形式也相同,但其飾文不同。但此之所謂不同者,某中到底具有優勢者,是不易被打消的。此等具有相似文化的各種族,其所分布的地域,人類學者稱其為「文化系統」,或稱「文化圈」(Culture systom)。

文化圈好像植物的等溫圖,它的氣溫在緯度上的變化是緩慢的,因此在文化圈的文化特質,其關係也是不能以明顯的界線來區分的。例如東南亞文化圈、台灣本島、蘭嶼、菲律賓群島、中南半島、婆羅洲......雖視為印度尼西安屬馬萊系統同一文,但因環境中有些因素不同,故雖屬同一文化,但非絕對性的「均一性」此情形猶似植物,雖屬同一種屬,但因環境不同,致使其生長形態產生差異。

大凡自然民族的器物,依材料、加工工具、加工方法、材料的軟硬性質等。不論任何一項改變,其結果足使其造型或形態發生變化。

器物發生變化的另一原因,乃為機能性(function)的影響。器物的機能,在物質文化調查中,其特徵與構造形式,均具有同等重要。可是今天的自然民族,對機能上的技術已日趨式微。尤其是文明器物輸入到她們地區之後,更加促使對外技術的退步。

如果要把物質文化確立為一個形式學的程序,蒐集大量標本是必要的。形式學的程序乃陳示一般器物發展與改良過程。此一過程是複雜的。它大致包括下列三因素:

(一)地方的發達;

(二)混淆變化;

(三)巧合。

由於器物都有借用與傳播方向影響,即受各地影響而起變化的程序,情況並不一致,故此想把它列成一項進化系統或程序,是非常困難的。因為我們對於此一形式設定,很難找到它最初的形式。雖然一般器物,照理初期一定很簡單,後期都要較複雜。可是有時找到了它的最初形式,由於它的複雜性以為是後期的東西,其實不然,正因為後期的東西因「退化」而反變為簡單,而複雜者才是真正的初期器物。

研究物質文化第一步的決定,就是如何選擇自己的課題和限定。有一些方法,是由大範圍而漸次縮小為小範圍,因為若要求得你所必需的資料時,初時不妨範圍廣泛一點,否則有時有許多資料會被忽略。

蒐集質料是很難達到完整的,故此在比較上,有時能先把典型的一部重點觀察出來,立刻做成備忘錄,就算很好了。

物質文化的搜集和整理,不是一朝一夕的事。這門工作除了要有絕大毅力和學習決心而外,對於自然民族,還需要有一份真摯的關愛與同情,然後才會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