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限的人

鄭惠美(實踐大學講師、作家)

劉其偉,他時時整裝待發,要去發現新奇,玩出新的可能性,用一雙冒險如鷹的獵眼,在江湖闖蕩。他不但在畫布上冒險,開拓出新的水彩媒材,新的創作方式,新的繪畫風格,也在生命上冒險,參加過二次世界大戰、越戰,更在叢林上冒險,遠征非洲,跋涉大洋洲、婆羅洲,採集原始文物,研究藝術與人類學,對文明做最浪漫的反叛,就憑著這股瘋勁與傻勁,他把生命揮霍到極致,他是個生命的大玩家。


他信奉他的人生哲學「生存是挑戰,生命是掙扎。」由一位電機工程師出身,卻擁有許多越界的角色一畫家、作家、探險家、藝術人類學家、教授,他任意地活,認真的玩,玩出許多非專業的專業,突破制式化的人生角色,為生命的韌性與可塑性留下活生生的見證。

千里跋涉的劉其偉,每天都走在一條回家的路上,他的生命,有了歸歸,是在這塊1945年他由大陸來台,落腳生根的新故鄉上,不在婆羅洲、非洲,也不在日本、中國大陸。他希望大家能重返智慧的初始,有如初民般的社會,過著共享、沒有貪婪、單純而有愛的生活。他竭誠地祈禱,美麗的福爾摩沙,應不分人種、不分國界、不分主義、不分信仰,共同攜手合作,為我們下一代留一片唯一安身立命的地方。

他的話與他的畫,是一個長者智慧的迸放,他的人,不是神,是超限的人,這個超限又炫的長者,把生命用到了超越生命的極限,九十歲仍然新買了兩本英漢電子辭典,孜孜不倦的翻查,完成了兩本新書,也畫了許多要為台灣祈福的「和平馬」新作,他的生命其是用到了滴水不漏的地步。

這位歷經九十個人生寒暑的超限「年輕人」,他的心靈是一座活的博物館,永遠令人探索不盡,意蘊無窮。而他本身更是一件藝術品,一件生命的原作,這件發光又發熱的原作,卻是美在一身的樸素光華。